当前位置: 首页 >> 过滤设备

锂的征程天齐锂业的发家之路

2019-09-20 3人读过

  近日,天齐锂业在智利圣地亚哥证券交易所通过场内交易方式拍得SQM公司2 .77%的股权。此次交易的完成进一步提升了天齐锂业在全球锂业市场的话语权。身为全球锂产业的重要一员,天齐锂业经历了什么?是如何走出自己的“发家之路”的呢?

  与“锂”结缘,有“锂”可依

  二十多年前,偶然机会下,天齐锂业创始人、董事长蒋卫平涉足锂矿行业,从此与“锂”结下了不解之缘。

  射洪锂业是天齐锂业的前身,始建于1995年10月,地处四川省射洪县,起初是一家县属国企,锂盐生产厂。由于国内锂矿品位限制、市场、管理、体制等诸多因素,射洪锂业生产一直不稳定,成本居高不下,产品质量不达标,经营一度堕入困境,濒临破产。

  2004年9月,在射洪锂业入不敷出、连年亏损的背景下,射洪县委县政府成功引进成都天齐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入驻射洪锂业,实现了由“国有”到“民营”的产权改革。

  收购以后,蒋卫平通过稳定职工队伍、强化基础管理、深耕市场、强化营销和加大研发等一系列举措,使射洪基地于2005年实现连续稳定生产,并于2006年开始盈利,走上了一条良性发展的可持续之路。2007年公司完成股份制改造,由射洪锂业整体变更加“四川天齐锂业股份有限公司。天齐锂业成为了一家有“锂”可依的企业。

  2010年8月 1日,天齐锂业董事长蒋卫平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敲响了公司上市的宝钟!天齐锂业A股在深交所中小板成功发行,开始了资本运营。

  虎口夺食,破釜沉舟

  在锂行业,最上游的锂矿资源是行业发展的源泉。天齐锂业所需的锂精矿全部采购自泰利森。每一年天齐锂业都要和泰利森进行两次艰苦卓绝的价格谈判。关键原材料受制于人,让天齐锂业吃尽苦头,被迫承受原材料随时涨价的风险。因此天齐锂业始终都没有放弃收购泰利森的想法,只不过天齐锂业的布局是渐进且谨慎的,一直在等待合适的机会。

  但是2012年洛克伍德的出现,完全打乱了天齐锂业渐进布局的步伐。

  2012年8月2 日,美国洛克伍德控股公司宣布以每股6.50加元的价格现金收购泰利森锂业有限公司100%的普通股股权。洛克伍德、SQM、FMC是全球锂化工3巨头,泰利森与这三家盐湖锂矿供应商合计占有全球90%以上市场份额。

  如果直接竞争对手洛克伍德成功收购泰利森,无疑将加重全球锂产业的寡头垄断格局,遏制天齐锂业及中国其他锂盐企业的生存和发展。因此,天齐锂业决定背水一战,发动收购狙击战,奠定天齐锂业国际锂行业巨头地位的“泰利森收购案”就此拉开序幕。

  泰利森将在洛克伍德提出收购的三个月后召开股东大会对收购进行表决,因此天齐锂业必须在短短三个月内凑齐足够资金,以优于洛克伍德的价位对泰利森进行拦截性收购。

  但这几近是不可能的事情。2012年天齐锂业的资产总额不到16亿,营收不到4亿,净年利润不到4000万;而竞争对手,世界锂矿巨头洛克伍德当时的资产已接近400亿,年收入150亿左右;所要收购的标的泰利森,资产总额21亿,营收9. 亿。

  天齐锂业想要收购泰利森,无异于与巨人竞争,无异于蛇吞大象。

  迅速反应,一战成名

  天齐锂业终究还是找到了一条可行的路。2012年11月19日,蒋卫平以天齐集团名义先在香港设立全资子公司天齐集团香港,再通过天齐集团香港在澳大利亚设立的全资子公司文菲尔德在多伦多交易所首先收购泰利森9.99%股权,同时,通过场外交易文菲尔德又购得10%股权,从而成为合法持有泰利森19.99%的普通股股分的股东。这意味着即便洛克伍德再提高收购价格,天齐锂业也可以在批准其收购协议安排的股东大会上行使否决权,对洛克伍德继续收购实行拦截。

  随后,文菲尔德提出协议收购:拟以高于洛克伍德15%的对价,每股7.50 加元现金(折合人民币约54亿)收购其尚不拥有的泰利森剩余 80.01%的股权。这一价格比洛克伍德给出的45.54亿元人民币报价更高。对此,泰利森董事会认为文菲尔德的收购方案更优,因而与天齐锂业于2012年年底达成新的收购协议。

  虽然成功拦截了洛克伍德对泰利森的收购,但天齐锂业还面临收购泰利森的资金该如何解决的难题。即使蒋卫平抵押全部身家,乃至不惜从国外借入高利贷,也没法在短短几个月凑齐54亿资金。

  就在收购迫在眉睫的时候,中投公司以子公司立德对文菲尔德增资 2.7亿澳元(约合人民币17.68亿元),认购文菲尔德了 5%的股权。另外,天齐集团分别与Credit SuisseAG瑞士信贷集团、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Twenty TwoDragons Ltd 签署总计4. 亿美元,约26.96亿人民币并购贷款。

  中投的股权融资、再加上银团的贷款,天齐锂业的收购资金终于在三个月内到位。201 年 月 26 日,收购协议付诸实施,至此文菲尔德拥有泰利森100%的权益。泰利森顺利被天齐锂业收入囊中。

  短短时间内,一家总资产不到12亿元的川企,硬是从全球矿业巨头手中撬走了泰利森的矿山,上演了1出精彩的“蛇吞象”并购大戏。这也让天齐锂业在国际市场一战成名。

  资源为王,稳定生产

  在成功收购泰利森之后,天齐锂业继续着夯实上游的脚步。2014年,天齐锂业通过竞拍的方式收购了西藏日喀则扎布耶锂业高科技有限公司20%的股权。

  根据公然资料显示,西藏日喀则扎布耶锂业高科技有限公司具有目前世界上唯一的以天然碳酸锂形式存在的扎布耶盐湖的开采权,其锂资源量达数百万吨,为全球品质最佳盐湖资源之一。

  除此之外,天齐锂业的全资子公司天齐盛合还具有亚洲最大的呷基卡锂辉石矿区西矿段——雅江县措拉锂辉石矿开采权,根据当前探明情况,该矿段储量折合氧化锂达20余万吨。

  在占据了多处优质资源的同时,天齐锂业的触角也开始向中游延展。2015年4月1日,天齐锂业完成对银河锂业国际100%的股权收购,直接将江苏张家港1.7万吨碳酸锂加工基地收入囊中;2016年10月12日,“年产2.4万吨电池级单水氢氧化锂项目”破土动工;2017年 月15日,董事会同意锂精矿产能增加至1 4万吨/年的目标;同年7月,完成重庆铜梁工厂营运资产收购,提高金属锂产能。

  受益于国内动力电池市场对锂化工产品需求的大幅增长,天齐锂业快速成长为锂电池核心材料的行业巨头。2017年,天齐锂业实现营业收入54.7亿元,实现净利润21.5亿元。

  一波三折,收购SQM

  在收购泰利森以后,天齐锂业的脚步并未就此停止。智利锂矿巨头SQM,成为了天齐锂业的下一个猎物。

  2018年,天齐锂业一举斩获全球最大锂生产商SQM 2 .77%的股分。这场历时7个月的中企在智利最大的一笔收购案可谓一波三折。早在2016年9月,天齐锂业便与SQM实际控制人庞塞家族进行接触,谈判收购股权。不过,由于庞塞家族方面单方面终止出售SQM股权交易,计划折戟。直到2018年,天齐锂业迎来转机。SQM第二大股东萨钾被要求18个月内剥离其持有的在其它公司的部分权益,给了天齐锂业进一步收购的机会。

  但是不久,收购计划再蒙阴影。SQM的最大股东,持有 0%股权的胡里奥·庞塞提起申诉,智利宪法法院暂停了天齐锂业对SQM41亿美元的收购计划。天齐锂业对SQM公司股权的收购再次受阻。

  2018年10月26日,智利宪法法院以 :2投票驳回旨在阻挠天齐锂业收购智利锂矿商SQM的股权的诉讼,并取消此前下达的禁令。而此次智利宪法法院驳回相关诉讼,意味着天齐锂业该项收购事宜获得关键推动。

  12月4日,智利圣地亚哥证券交易所宣布,天齐锂业股份有限公司以40.66亿美元收购智利锂业巨头智利化工矿业公司(SQM)2 .77%的股份。12月6日早间,天齐锂业公告称,于智利当地时间12月5日,已完成公司重大资产收购的价款支付和 SQM公司约6256万股A类股的股分过户手续,合计持股比例为25.86%,成为SQM公司的第二大股东。

  从小舢板到行业旗舰,天齐锂业一直在为“成为以锂业为核心的新能源材料产业国际领导者”而不断努力着。未来天齐锂业还将会做出怎样的举动,目前尚不得而知。

宝宝消化不良怎么止吐
调理小儿脾胃虚弱的药
宝宝流鼻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