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械泵

亲密阅读的文学价值brBR作者

2020-05-18 1人读过

【雀巢赏析】当代络文学评论的集大成者 ————评阿明《落英缤纷.亲密阅读》的文学价值

作者: 游戏积分:0 防御:无破坏:无 阅读:1826发表时间: 09:47:5

摘要:文学和批评都是相伴而生相携而长的。没有文学,批评自不会有,而文学离开了批评就一定踯躅不前。古罗马的著名批评家贺拉斯曾用磨刀石与钢刀比喻批评家与作家的关系。他说:“我不如起个磨刀石的作用,能使钢刀锋利,虽然它自己切不动什么。” 当代络文学评论的集大成者

——评阿明《落英缤纷.亲密阅读》的文学价值

络文学是络社会的时代产物,是文学社会的重大革命。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王笑飞创办中文文学通讯以来,短短的二十几年,中国的络文学发展迅猛。从当年的神秘的星星之火燎原成现在的炫目的多彩礼花。

文学社团如雨后春笋,遍地开花,成为络文学的一大风景。《榕树下》是其中最有影响力的“全球中文原创作品”站。200 年6月19日”雀之巢”在《榕树下》成立了第一个以“中年人”、“大散文”、“平民化”、“感”为宗旨的文学社团。十年来,总发稿量 6000多篇,总文字量远远超亿。是当代中国文学的一个重要的,不可忽视的文学现象,文学硕果。

文学和批评都是相伴而生相携而长的。没有文学,批评自不会有,而文学离开了批评就一定踯躅不前。古罗马的著名批评家贺拉斯曾用磨刀石与钢刀比喻批评家与作家的关系。他说:“我不如起个磨刀石的作用,能使钢刀锋利,虽然它自己切不动什么。”形象地说明了文学批评促进文学创作的功能。匈牙利文论家阿诺德?豪泽尔说:“没有中介者,纯粹独立的艺术消费几乎是不可能的。”文学批评充当的就是文学接受的中介者角色。在络文学迅速发展的今天,络文学批评的发展尤为重要。但是,“现在二者发展不平衡,文学批评落后于文学创作。”(阿明《如何看待络文学及文学评论》)于是,阿明用尽全心整理了“雀之巢”成立十年来,文友们的评论文字,于是就有了这本《落英缤纷.亲密阅读》。这里有阿明对文友们的作品的热心而又中肯的评论,也有文友们对阿明的作品(甚至阿明本人)的真实而又客观的评价。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本书不属于阿明个人,它属于整个“雀之巢”,属于整个“榕树下”,属于整个络文学。它的价值在于是络文学发展史上第一本较为系统较为全面的络文学评论专辑。毫不夸张地说,《落英缤纷.亲密阅读》在中国络文学发展史上具有一定的里程碑意义。起码,对于“雀之巢”,对于“榕树下”,它的里程碑意义是不容置疑的。

在《落英缤纷.亲密阅读》的“读你”部分,阿明向读者展示了中国络文学的发展历程。从1990年中国的顶级域名CN的注册,到1991年“中诗歌”创办;从1991年第一篇中文络小说《奋斗与平等》,到199 年第一位中国络诗人诗阳的数百首络诗歌;从1995年络中文诗刊《橄榄树》《花招》的开办,到大规模的中文文学站如榕树下纷纷出现。让读者了解了中国络文学从产生走向繁荣的历程。阿明说:“络文学,是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以互联为展示平台和传播媒介,以广大民为读者和作者及自我管理者,采取超文本连接和多媒体演绎等手段来表现的文学作品、类文学文本及相关文学活动。”(阿明《关于络文学、平民化和大众文明》)又说“络文学的意义超过了以往任何一次文学革命。中国当代文学发展三十年最重要的变化,就是络文学的出现。络文学经过二十年的发展,已经不单单是一种文化现象,它已成为了一种社会形态。络文学与传统文学、严肃文学、主流文学并非互相对立和排斥,而是相辅相成,共同繁荣。因此,需要给予合理合法的地位和身份,需要给予专业的文学批评及辅导,需要给予法律的保障和支持。”(阿明《关于络文学、平民化和大众文明》)

在这一部分里,阿明向读者重点推介了“榕树下”特别是树上的“雀之巢”。系统地剖析了“雀之巢”的文学主张和创作宗旨:中年人、大散文、平民化、心、归属感。拒绝‘花蛋’游戏,创造文心安静、文字干净、文友尊敬的文学环境。“其实,这些思想和理念,也是对络文学、平民文化的理论贡献,”(阿明《事?雀之巢?文学奇迹》)阿明深入分析这样的理念的社会作用和带来的广泛影响:“首先,它给我们个人带来了文学和友谊的享乐。”“其次,它给文学领域带来了简单而快乐的清新。”“第三,它给社会生活带了好风气和正能量。”“第四,它给子孙后代留下了传家宝和‘鸟化石’”。(阿明《事?雀之巢?文学奇迹》)

阿明认为,“雀之巢”的执着和坚守,和谐与宽容,文学写作的宁静与淡泊,文学评论的热情与真诚,关注社会的爱心与,贴近生活的质朴与厚重,平民文学的普及与提高,络文学的规模与品质等都是“雀之巢”极为宝贵的精神财富和光荣传统,这种正能量和好风气,对于中国的文化界、文学圈乃至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有着十分积极的示范作用。(阿明《事?雀之巢?文学奇迹》)正如原辽宁社科院院长彭定安说的,“雀之巢”这样的络文学社团,可视为“民间文学群落”,产生着真正的文学。那里寄托着中国文学的希望。

在这一部分,阿明还向读者介绍了诸多络文学作者。这其中有蜚名文坛的知名作家,如当代著名散文家王充闾、康启昌,著名杂文家刘齐、林奇。有成就斐然的业余作家,如《巢中之凰》,“雀之巢”的始创者独上月楼,荣获两届老舍散文大奖的寞儿,辛苦的于湘女士,热情评论的屈瑛华等等,如《巢中之凤》,老当益壮的富乐山人,热心幽默的聆听花香,一身英雄气概的谢悟空,孜孜不倦的刘福田等等。因为他们的辛勤,络文学才花香四溢。

在这一部分,阿明用自己的批评实践诠释了文学批评特别是络文学批评的根本原则和批评方法。《文心雕龙》指出文学批评的根本原则是“一则情深而不诡,二则风清而不杂,三则事信而不诞,四则义直而不回,五则体约而不芜,六则文丽而不淫。”这里的“情”、“风”、“事”、“义”、“体”、“文”道出了文学批评的六个方面。又提出文学批评的方法:“一观位体,二观置辞,三观通变,四观奇正,五观事义,六观宫商。”在阿明的文学批评中,我们既可以看到他对作品的肯定的分析评价,又可以看到他诚挚中肯的个人意见。如他在评论独上月楼的《女检察官手记》时,在肯定作品爱憎分明,目光敏锐,广阔豁达,思想充满人文关怀,文笔细腻生动的同时,还认真地指出:“开始过于写实,中间略显花俏”。(阿明《鲜活在我们面前的女检察官以及她的《手记》》)在评论方方散文集《沧桑之恋》时也中肯地指出:“有些地方似乎还缺乏‘沧海桑田’的广袤和厚重,题材与风格也过于单纯。”(阿明《雪,轻轻地,旋》)

在“读我”(电子版)部分,阿明收集了络文友对他本人及其作品的评论。众人的评论可以一字以括之——真。真人,真情,真文。“阿明的文章,最动人的是真情,其次方是才情。其实,于文学者,古今大才情莫不蕴于真情中。阿明的散文是流动着感人的真性情的真文章。”(马维秋:《贵有真性情,俯仰听剑鸣——序《听剑集》》)“这么多的朋友能读懂他、悉知他、认可他、喜欢他,除了他在文字里的真情流露,更多是因为他对待所有生活中和络里的朋友都是赋予了真心、真意、真情、真知的。”(海蓝蓝:《书里书外话阿明》)“阿明率真,率真的人都是有趣的性情中人。”(富乐山人:《我的朋友阿明》)对他的作品,朋友在肯定的同时,也直言不讳。“应该避免就事论事,流于直白、清浅,应该既小见大,深入开掘,做到言近而旨远。有的文章缺乏必要的涵泳、沉潜功夫,未及精雕细琢,略显芜杂、粗糙一些。如果能适当控制感情,收勒笔墨,尽力写得超逸、精练些,达到逻辑思维与形象思维的有机组合,说理与抒情的完美统一,感染力当会更大、更强。”(王充闾:《大时代的七彩浪花——序《清明雪》》)就是这样的“互相”,丰富了络文学这座年轻的文学百花园。我们的社会需要文学,我们的文学需要批评,我们的批评需要真诚。

当然,这本文学评论集,还是一个尝试,还不是尽善尽美。但是,我们相信,它既然开启了一扇大门,一定会有更多的络评论人聚集在这里,推动络文学的发展。

共 06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评中之评,更是一篇评中的研究:评论的文学价值(文学和批评都是相伴而生相携而长的。没有文学,批评自不会有,而文学离开了批评就一定踯躅不前),发展前景(现在二者发展不平衡,文学批评落后于文学创作。而没有中介者,纯粹独立的艺术消费几乎是不可能的),存在必需(我们的社会需要文学,我们的文学需要批评,我们的批评需要真诚。),从而让我们了解文学评论的重要性。文章也通过阿明的评论集,详细介绍了“雀之巢”这一块净土存在的理由和必需,值得学习!【:缘分二月】

1楼文友: 10:49:15 【友评论摘要】

前面的巢据说没见过,前面的巢靠阿明和邵奎们来书写,我们还能做点什么?这也是这篇文字后我们要来续写的,不是吗?我的感动在于,我想,我还应该继续默默地做点什么 真心滴 聆听花香 骨宜刚,气宜柔,志宜大,胆宜小,心宜虚,言宜实,慧宜增,福宜惜,虑不远,忧亦近。 回复1楼文友: 16:15:50 其实,我们的巢是靠众鸟儿来构筑的。

回复1楼文友: 16: 2:16 其实,我们的巢是靠众鸟儿构筑的。

2楼文友: 16: 5:29 雀之巢确实是一个奇迹!坚守执着的奇迹,真诚写作的奇迹,时间印证的奇迹,平民共创的奇迹!

回复2楼文友: 06:1 :4 人类就是在不断创造奇迹中前行的。

楼文友: 19:50:1 文学需要批评,人生需要自省。没有批评的文学,会放任自流,良莠不齐,没有自省的人生,会一意孤行,歧路多重。 男人的力量原夲就不是来自肉体,而是他的精神和思想的外化与延伸而已。

回复 楼文友: 06:15:59 没有自省的人生,会一意孤行,歧路多重 ,说得真好!

4楼文友: 21:07:1 文学批评也是文学成长的必修课。

这篇文章在老巢读过,再读,依然觉得很理论,也很深刻,值得今后的老巢和新巢发扬光大。

只是,阿明同志最近也要接受批评了,为巢做的事越来越少,多少有些边缘化。

至少跟邵魁比,差距已经在逐渐拉大。

长此以往,他的副社长位置就让给邵魁吧!老大恶狠狠地说!邵魁老师,一定请转告本人! “小鸟虽小,可它玩的却是整个天空。”——致江山新雀之巢

回复4楼文友: 06:17:59 他最近有点身心疲惫。

5楼文友:- 1 1 :24:46 引经据典,理论性极强。读了这篇文章,深入了解了阿明的文学主张,了解了雀巢的丰功伟绩,了解了络文学的现状及前景。问好吴老师! 热爱电子科技,关注历史人文

贵港白斑疯医院
舒筋活络外用抹药
深静脉血栓怎么治疗